有玩過w3的都知道這把劍
阿薩斯王子手上的嘆霜劍
據說是1:1的
用途是.....有仇報仇?

想看實體物的點

往下拉就可以看到了

今天真是慘痛的一天

早上開始就很不舒服.大該沒睡好

下午跑去學校參加校慶的活動

其實一直很不看好這些活動

大部分的學生參加意願低落

活動很難把氣份炒起來

就會出現點名要學生參加的情況

雖然別系的參與情況好像不錯(拿不少獎的樣子)

自己系的人都是閉幕才出現點完名就消失了..大家都是一副不情願的臉

我到現場時其實還蠻意外的

居然有很多像夜市一樣的攤位

賣吃的喝的飾品小東西(價錢小貴了點)

還有釣魚比賽

不過據傳聞是說那個池塘原本是要作實驗用的

結果不知道被什麼人丟一堆魚下去

所以辦個釣魚比賽順便把魚都抓起來...

冠軍獎品是mp4

其實也蠻不錯的



晚上打了幾場5V5

打的非常糟糕9勝11敗

積分好不容易維持在之前的215X左右

一開始時是遇到同組合的2皮3布組合

第一場因為我腦袋不正常打死了wlk卻轉跑去打賊

因該是要去打mage的我也不知道我在作啥只知道越來越不妙

本來會贏的硬生生被搞死了

之後的幾場遇到完全都是被壓著打

wlk和小d 2隻連續一直控我

他們的賊法牧跑去打我們家的wlk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說控場優先的關西而變成法一直控賊又被牧師解掉

而wlk被賊粘著完全唱不出恐懼

小D也在控賊不過颶風最多也才10秒

好幾場都是wlk先躺.之後就是mage或者小d

一開始就連輸了6場(中間有遇到另一對連贏2次不過他們好像是排練習所以沒算分數)

積分一下掉到2100以下

後來mage要求我打開mic來指揮一下不然大家反應都很被動

也不是我不想開只是我的頭一直很痛不想帶耳機

可是看積分一直掉只好帶上來指揮

通常打到2000+的隊伍大部分都有用語音,不過我們隊伍只有我在講話指揮

這讓我很難知道我的隊友在作什麼動作

因為我必須專注於盯住的目標避免他施放法術


其中遇到同伺服器的一隊

讓我印象很深刻

因為一開始我們對上他們輸的很慘.大該輸了2場左右

他們的組合是戰賊薩聖D

戰賊對付一個目標通常是牧師或者wlk(因為這2個職業腿短好追)

在戰士致死打擊和賊暈技的威能下,光靠小D很難保助牧師,況且旁邊還一個元素薩猛丟法術

第一,二場都是選擇攻擊薩滿,控場優先的打法

發現即使我攻擊薩滿最大限度的控制他施法,pal和小d依然能夠很輕鬆的加回他的血

而且小d不停的控制我讓薩滿能有時間丟出法術

之後我們改變了打法,變成由我攻擊盜賊限制盜賊的輸出(因為我們發現他是截肢賊沒有死亡謊言)

相當有效果,戰薩的攻擊能夠較容易的讓牧師加回自己的hp(只要抓好和薩滿間適當距離就能不被段法,戰士對於斷法得處理比賊還差了點)

而語音也發揮了效果.再我壓低了盜賊血線時能立即指揮mage和wlk打出攻擊,甚至連牧師都來丟死了

沒有死亡謊言的盜賊會立即倒下,他們的治療不維持助他的血線在50%以上,就會有立即的危險

我們的牧師通常都在我死亡謊言被打出了才會開始把我的血線拉上去

有了死亡謊言,牧師能夠先燒魔或者心控等工作,等到我有危險時在來加上我的血

如果那個賊是閃線賊那就會危險許多,我無法完全控制他,而且要壓低他血量的機會很少

必須不斷的砸下大技能來限制住他的行動,但是在腎擊cd的時候就會相當危險

對於雙皮2布衣的打法目前還在摸索中

一開始完全壓制我們的同組合隊伍

他們的控制明顯作的比我們要好相當多

不只是我們練習時間太少

而且對友都過分客氣

像是上次因為控場出現問題我並無法知道到底是哪個沒做好

因此要求wlk洗成惡魔守衛的天賦讓守衛來打出傷害

而wlk專心於控場方面,wlk很聽話的去洗了,這種反應其實不是我要的

我不是領導,只是一個隊員,提出我的看法和意見,想知道如何做比較好

我一直認為你對我太客氣,那你一定沒把我看在眼裡,你指責我的過錯,我才決得你有在找我的問題

而我的5V5另外一隊,組合是賊法術薩聖,我也很少聽到他們指責我做錯的地方

這樣讓我很難去調整和進步,錯的方法沒有改正一直錯下去,永遠停在園地

於是我們約好了隔日在戰,或許我該要求他們每個人都拿出mic來讓我知道他們在作什麼

不過似乎有點困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741202133 的頭像
w741202133

夢幻迴廊

w7412021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