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人無論作什麼事都有自己隱藏的動機.就算是德雷莎修女也一樣.他想要對別人有用~出至『大地的女兒』]

這大該是第一次吧

把4年來一直在我腦中旋轉的東西寫下來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轉只有一部份能留在我腦中

大部分的都遺忘了

這次比較特別

我把它寫在紙上

大該是因為這次體驗到恐懼

就從恐懼開始說起...

就在前幾天

我思考著宗教的神和鬼存在的意義之類的問題

當然同時也摻雜各種不同的理論和思維

簡化來說

當時我正想著神鬼的存在要如何證明

我當然知道說比作容易 而且有相當大的差異

不過當我那樣想的時候腦中閃過了一個念頭

只要現在鬼出現在這裡且被我清楚的看到 不就是非常有力的證明了嗎

雖然不表示神一樣存在 不過至少會一舉打掉我腦中一半以上的理論

可能連我的意識都會因此被撕裂而發瘋也說不一定

結果就是我立刻感受到強大的壓力 我不知道是怕會真的瘋掉還是怕以前的思維全部付之一炬 或者真的是開始怕鬼了

我望向鐵門外漆黑一片的道路

只要現在出現什麼怪東西在那.....

順帶一提那時的時間是半夜3點多

而這就是我體驗到的恐懼

當然最後什麼也沒出現

但是恐懼依然殘存在我心中

至從我融合了各種思想後第一次這麼恐懼

我能理解自己在怕什麼

同時深刻體認到以前所想的有多脆弱

在這之前我完全只把我所認為的當成是正確的事情

我自己當然也有想過那些可能都是錯的 認為我是站在中線上 不論哪邊我都接受

但是這件事讓我深刻了解到 那不過是我自己這麼認為而已

我並沒有在中線上而是完全偏向同一邊 視另一邊為邪魔歪道 愚昧之人的想法

要看清自己有多愚蠢 讓以後的自己能清楚統整所有想法

簡單的方法 寫下來....

 

 


 

作為序篇

開始要對自己的想法中定義的部分作出說明

當然這之中也包括隨時會發生的逆轉棋盤(出自海貓)

先來定義一下一個我心中最根深蒂固的想法之一 當然也有可能完全是錯誤的

不過沒有方向就無法開始了 就算那是建立在錯誤之上 依然有他的價值

 

羅生門

[人的言語.已經從單純的述說事物.變成改變他人的想法]

黑澤民的電影

偶然

那時顧及了自己學分的不足

我選了堂歷史學科

在其中一次的上課中老師放了一部影片

開頭老師是這樣講的...  

 

歷史...現在所看到的歷史...都是假的

所有的歷史都是假的 由別人記述下來的 轉達的 就已經失去其真實性

每個人都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說出歷史 那樣就改變了歷史的真實性

所以歷史不等於過去 歷史不過是記述的人的想法而已 不是真實

[啥..他是在講什麼...]

看過這影片後你們就會知道我的意思

 

-黑白電影

看就知道有很久的年代了

開場是的下雨天一群人躲在樓房下躲雨

「不懂阿....真的搞不懂阿」

樵夫這麼說到

而剛加入避雨的一個路人追問他到底不懂什麼

他開始緩緩說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注意:這是由他說出來的.已經不是真實.同時我這篇文章也是我自己認為.不是真實.但是就像上面說的.就算建立在錯誤之上也有他的價值]

故事大意是強盜.武士.武士之妻..分別描述同一件事情的經過

但3人的說法居然差異甚大 就連關鍵的死者是誰殺的都不同

強盜所言 武士是他殺的 強暴武士之妻的也是他

武士之妻所言 強暴她的是強盜 她企圖自殺 武士是她殺的

而武士所言(靈媒招魂而來) 他是自殺的 他的妻子確實被強盜強暴

 

樵夫察覺3人都說了謊

但無法理解為何和他所看到的情況會差這麼多

明明看到事情全部經過

害怕被牽扯進去而沒有說出真相

 

樵夫所看到的是

強盜誘騙了武士至樹林中綑綁

並強暴了武士之妻

到這裡都沒錯

但是之後的發展卻是

強盜笑問武士之妻「你打算跟誰」

武士因武士之妻已失貞 居然想拋棄她

武士之妻看到了武士眼中對她失貞的鄙視

轉而看向盜賊

而盜賊也發現武士的想法

也不想要武士之妻了 準備轉身就走

武士之妻盛怒下 嘲笑2人無能 挑撥2人決鬥贏的才能跟她走

沒想到2人都十分害怕死亡 渾身顫抖

看起來十分狼狽的決鬥

最後是強盜僥倖殺死了武士

 

看似這就是事情的真相

但是被路人識破

樵夫跟那些人一樣隱瞞了一部份真相

武士之妻身上一把名貴的短刀遺失了 而正是樵夫偷走了

 

從強盜來看

他希望別人把他認為是勇猛而且敢作敢當的人

所以他一開始就坦承了人是他殺的

但同時他也怕別人發現他連人都不敢殺

 

從武士之妻來看

自身的貞節受到強盜玷汙

看見丈夫怨恨和指責的眼神

連強盜都不願意理他

受盡委屈

甚怒之下教唆兩人互相殘殺

其證詞中 多為表示自己的無奈 沒得選擇

最後為了維護自身名譽殺了武士之後 選擇自殺

但實情卻是害怕別人發現她的不忠和教唆兩人殘殺

 

從武士來看

自己妻子遭到強暴在先

之後又拋棄自己轉向強盜的不忠

最後甚至教唆和強盜決鬥而被殺

強烈的怨恨在證言中相當明顯

但是他也隱瞞了真相

妻子不忠是一回事 還是要維護自己的名譽

所以說出因無法接受眼前的狀況而選擇自我了斷

展現了武士的精神

 

3人經歷了相同的事件

卻說出完全不同的說法

每個人都有自己想展現給別人看的一面

同時也有不想讓人知道的一面

從他們的角度就能理解為何會這樣說

但事情的真相就這樣被扭曲了

就連旁觀者樵夫都隱瞞了一部份真相

更何況是當事人 更不願意啟齒那段不想說的真相


 

從這點我看到的是

人的言語.已經從單純的述說事物.變成改變他人的想法

就連我們自己在說話都是想改變別人的想法而說

甚至是說謊

為了不使自己受傷 遭受別人鄙視 排擠

隱瞞部分的真實加上謊言來保護自己 連自己都欺騙了 想著沒錯就是這樣

到最後哪邊是真實哪邊是虛假也分不清

只對真實留下了淡淡的厭惡感 反射性的排斥

久而久之 就完全不會去注意到不協調的部分 而活在謊言中

就算死了 也想在別人的想法中留下好印象

有如性命比別人腦中的想法還不如一樣

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是別人腦袋中自己的形象嗎?

 

但同時我也注意到另一件事

我們是怎麼理解別人說的話的??

有個很簡單的例子

以前有個綜藝節目好像叫超級比一比

很多人排成一線 中間擺放隔板

由第一人接受一個指令 然後不能說話只用手比然後傳遞下去

你只會看到前一個人比的動作 推測他想告訴你什麼 之後在傳給下一個人

這遊戲有個特點 如果題目不是相當簡單或者眾所皆知的東西 到最後一定會變成完全不相干的答案

用我的說法來解釋

人傳遞資訊時用的方法是 先理解 用自己看過的聽過的以前碰過的去理解

將接收到的資訊歸類城自己記憶中相似的東西 然後就依照那樣東西的模型傳遞給下一個人知道

差異就在這裡產生了

首先接收到的資訊 可能會產生理解錯誤 而歸類也發生錯誤 進而傳遞給下一個人時當然也是錯誤資訊

理解正確了 歸類時就相對容易成功 但也有可能是根本沒有看過的東西所以歸類時也會有差異

在來是傳遞 傳遞也會因自己表達不佳或者用對方無法理解的方式表達而產生差異

最後接收者和傳遞者的出生背景 經歷 理解方式本來就是完全不同

同樣的話都會有千百種理解方式

 

就像羅生門一樣

同樣的事情卻有那麼多種說法

每個人都有她所想傳達的資訊

也有不想讓他知道的地方

沒有人知道的事情等於沒發生過

只是不想讓人知道那些不能說的事情

人不會去承認自己軟弱的地方假使有也是為了保護什麼更重要的事情

我對這一切感到厭惡

看到每個人都帶著面具跟別人接觸

虛假 從一開始就都是假的

可笑的是我的臉上也帶了面具

拿不掉怎麼也拿不掉 我也需要這面具才能過活才能不讓人知道我的軟弱...

洩氣 失望 對人性感到疲倦 對發現到的事實無力

正因為看穿的這悲哀人生遊戲的結局

所有的問題都有了答案

同時也都失去了意義

對所有事情都沒有了興趣

就像中毒了一樣 麻木的過著每一天

很神奇的只是一個故事 連真假都不知道

但真實的影響到我 這就是它的價值

從那之後我只要聽到人說話就開始分析

分析的這些話想讓我知道的是什麼 哪些是真實的 而哪些又只是想改變我想法的

直到我碰到了那本書

我人生思考的另一個重大轉淚點...

 

 

NEXT...  路西法效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741202133 的頭像
w741202133

夢幻迴廊

w7412021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